79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声张在线阅读 - 第36章 :怕什么

第36章 :怕什么

        “他们又打架了。”丁香说:“焰少爷住院了。”

        裴老夫人听后不但没有关问孙子的伤势,还说:“从小就不学好,商陆还惯着他。出了裴家有的是人帮忙教育,吃点皮肉苦,长长记性也好。”

        又说:“来者都是客,把人请进来吧!”

        许深不是空手来的,给裴老夫人带了很多补品,开场白是一顿客套话,关心老人身体之类的。

        裴老夫人的孙子都没这么孝顺,她眉开眼笑,“我过寿那天,最爱看的就是你那个节目。我年纪大了,年轻人的歌,连歌词我都听不清,但你那个不一样。”

        “你和小笙快复婚了吧?”

        当年,华笙和许深是隐婚,但在豪门圈是藏不住的秘密,只有普通大众不知道。

        “今天我就是来接她的。”寒暄够了,许深直奔主题。

        “小笙去哪儿了?去找找。”裴老夫人吩咐完丁香,又和许深说:“这是她刚才帮我挑的头像,怎么样?”

        头像是一朵荷花,许深看了一眼,笑笑没说话。

        华笙拨开珠帘走出来,最先引起她注意的男人脸颊上的一处很明显的擦伤。

        她的瞳孔略微收缩,什么也没问。

        许深放下手里的茶碗,站起身对她说:“小宇还在等你,挺着急的。现在就走吧!别再给老人家添麻烦了。”

        “麻烦你帮我转告他,我在奶奶这里挺好的。”华笙没有离开裴家的意思。

        话题聊死了,裴老夫人开口:“海棠花开了,小笙,你带我的贵客去看看吧!”

        看着两人出门的背影,丁香感叹:“许先生笨的可爱。关心的话都说不明白,难怪华笙小姐会赌气不跟他走。”

        “这两个人啊!一个比嘴硬,一个比心狠。不离婚才怪。”裴老夫人说到这里,感伤起来:“小年没这个福气。”

        西府海棠,傲然盛开,满庭芳。

        华笙停在海棠树下,“好久不见。”

        “很久吗?”许深从海棠树的另一边走过来。

        “太久了,上次见面像是上辈子。”华笙说:“我觉得人和人之间超过24小时不联系就算陌生人。”

        “所以,你不主动联系我,是把我当陌生人对待?”许深的手掌抵住树杆,手臂刚好把华笙圈进怀里。

        华笙的后背贴着树杆,男人的脸庞骤然逼近,几乎零距离,她眨眨睫毛就能和他的毛孔玩起互动。

        “恰恰相反。不联系并不代表我不会偷偷的想你呀!”她柔声说:“我知道你很忙。”

        所以,不忍心打扰啊!

        后半句,她没有说出来。

        难得听到她讲情话,真真假假抛在一边,上头就够了。

        “我没听清楚。”许深笑了,“把你刚刚的话再说三遍。”

        华笙真的重复了三遍,“你很忙,你很忙,你很忙。”

        说完来不及闭嘴就尝到了熟悉的滋味,这一秒,窒息,心脏狂跳。

        忽然,她挣扎着推开男人,像是刚想起来很重要的事,“你和林娆领证了,我们还要继续吗?”

        她的眼神很清醒,脸颊还带着两坨红晕。

        许深意犹未尽的刮了一下唇角,“什么?”

        “微博不是你本人发的吗?”

        “微博?”

        “你看看手机。”

        许深疑惑的掏出手机,账号被挤掉了,重新输入密码登录。

        置顶的微博是他和林娆的合影,文案是:我们还会有孩子的。

        林娆评论并转发了这条微博,很多人问这算官宣吗?

        许深的账号回复:“等她身子养好了,我们会去领证。”

        许深死死盯着屏幕,身形一怔,如遭雷击。

        这什么情况?谁盗了他的号?根本不是他本人发的。

        现在,不着急处理这个事,装好手机,他发现华笙不见了。

        踩着满地的花瓣,他去找人,走了一段路,抬起头就看见枝繁叶茂的那棵海棠树上赫然开出了一朵小仙女。

        “你怎么爬上去的?”许深问她,“你不是恐高吗?”

        “不影响我追求刺激。”华笙坐在树杈上,摘了一把海棠花朝树下的男人洒下去。

        粉红色的花瓣像雪花一样簌簌飘落,落在男人的肩头和发顶。

        “高处最浪漫,你要不要上来?”

        许深受邀上树,两个人的重量压上去,树杈像秋千一样摇晃。

        华笙怕掉下去,下意识的往男人怀里钻,“你别乱动呀!”

        “大概是风吹的,我没动。”许深一手搂紧她的细腰,另一手在她看不见的背后去摇晃了一下分枝。

        前一阵子,在裴老夫人的寿宴上,她吊着威亚帮他助演,两个人飞起来的时候,她在他耳边说:“抱紧我。”

        当时,许深听得很清楚,到现在还记得。

        他把她的长发绕到一侧,柔细白皙的脖颈露出来,他低头吻了吻,“你怕了?”

        花枝荡漾,华笙头晕的闭着眼睛:“怕什么?”

        “你怕我和林娆结婚,不理你了。”

        华笙不回答,许深似乎猜对了,勾着嘴角又凑近她,咬住了那只碍事的耳环。

        耳环随着花瓣一同飘落。

        华笙小心翼翼的挪动,换了个姿势看向男人,他好看,身后的蓝天白云也好看。

        她抬手去摸他额头上那块纱布,“疼吗?”

        “没感觉。”许深握住她的手,“裴时焰哪有你下手重。”

        华笙那些安慰的话立马用不上了,那一刀他是这辈子都忘不了。

        双臂环住男人的脖颈,她笑的比海棠花还潋滟,“几年前,为我争风吃醋打的是曾焰。”

        “争风吃醋是形容女人的。”许深说:“跟你没关系,打老板是员工的梦想。”

        “我就当你是为了我。”她靠在他的胸膛,“我没有朋友,没有亲人。神明也不会心疼我,但我猜,你会心疼。”

        她的病还没好,高处风大,鼻子有点不通气,说话像哭了一样。

        许深捧起她的脸颊,问:“你哭了?”

        华笙眼里确实有泪水,他立马抽了腰带一边绑住她的手腕,一边绑住粗壮的树杆,确保她不容易掉下去。

        “心情不好就找点刺激。”这次,换他蛊惑她,“还没试过在树上。”

        一时间,他也想不到可以拿出什么比这个更好的办法来安慰她。

        华笙提醒:“有人来了。”

        树下,两个女人一路欢声笑语的走过来。

        “怕什么?”许深欺身过去,“你不是胆子挺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