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声张在线阅读 - 第35章 :爱屋及乌

第35章 :爱屋及乌

        “跟你聊工作还不如去对牛弹琴。”

        许深从裴时焰的身后绕到他面前,一路走的虎步蛇行。

        裴时焰靠在沙发上,脸上戴着半张面具,手里夹着一支雪茄。

        包厢的光线明暗交错的不停流转,裴时焰只觉得眼前飞速的晃过什么,一阵凉风,伸手去摸鼻尖,面具不见了。

        纯金材质的面具被许深掰成了麻花,咬牙切齿的叫出对方的名字:“曾焰。”

        裴时焰那银白色发丝下的一张脸白的透明,像西方久不见日光的吸血鬼伯爵,嘴里的烟雾吐的不急不缓,朦胧了一双带着少年纯真的月牙眼。

        是的,裴时焰就是曾焰。

        在他没有认祖归宗的时候,他做夜场,是头牌。

        面具戴久了,没有人知道他过去的不堪,除了许深。

        “你把华笙带哪儿去了,把人交出来。”

        对方开门见山,裴时焰双腿交叠,一副玩世不恭,“我记得上次你跟我说这话是为了林娆。你怎么搞的,自己的女人看不好,丢了就来找我要。把我当你岳父啊!哈哈哈!”

        就在裴时焰笑的前仰后合的时候,忽然感觉脑袋嗡的一下子,片刻的空白后有麻辣的疼痛感,似乎还闻到了烟灰的味道,他伸手弹了弹发型,真是烟灰,不小心落到眼底,呛的人不禁落泪。

        许深攥着烟灰缸的手在颤抖,手背上青筋暴起。

        裴时焰一个后空翻躲到了沙发后,和对方拉开距离,揉着疼痛的脑袋走到一面酒柜前,挑了一瓶洋酒,拿起开瓶器拔了橡胶塞子。

        瓶口朝下,酒水全都流在了地板上,他握着空酒瓶朝许深的头顶敲了下去。

        对方闪了,由于惯性,他的力气收不住一下子撞在桌角,更是怒了,“你还敢躲,我让你给老子躲,你再躲一个试试!”

        裴时焰逮住什么就扔什么去砸人,两个人一开始是一个砸,一个躲,一个追,一个跑。

        巨大的屏幕还在播放动画片猫和老鼠,也是一副你追我逃的画面,配乐紧张又刺激。

        没过多久,两人守着酒柜打起来,裴时焰看见许深不拿开瓶器,酒瓶子直接砸掉半个瓶身拿来当武器,看着对方娴熟的动作,他有样学样,对方拿一个烂酒瓶子他就拿两个。

        何年带着一群环肥燕瘦的公主进来时,被眼前的场景吓呆了。女人们也跟着尖叫,职业素养让他快速的调整心态,把女人们赶出去,把保镖们换了进来。

        满地酒流成河,除了天花板上的灯,其他设备全坏了,电线还冒着火花。

        两个男人扭打成一团,费力地分开二人。

        裴时焰躺在酒水里,似乎是触电了,身子不停地抽搐,还不忘拿手死死地遮住半张脸,不让手下看见他的真实相貌。

        许深躺在一堆玻璃碴子上,大口喘着气,身上的血不知道是裴时焰的还是他的,眼眸半眯望着头顶那个旋转的球形吊灯,他的思绪飘远。

        在他和华笙结婚不到三个月的时候,还在上学的华宇突然神神秘秘的找他。

        “姐夫,给我买个皮肤,我就告诉你我姐的秘密。”

        从不进夜场寻欢作乐的他,为了找华笙,第一次进了笙色。

        那时候的笙色不是裴时焰的地盘,没改名之前还叫声色。

        许深见到曾焰第一眼莫名的熟悉,和华笙死去的前男友裴时年太像了,简直是借尸还魂。

        难怪,华笙会夜不归宿。

        那时候华宇是偏向他这个姐夫的,替他找了一群社会人去打曾焰,出了事又不敢招认,直接甩锅给他。

        他以为华笙会为了曾焰找他吵架。

        并没有。

        华笙只对他说了一句话:“给我个面子,下回别打他的脸。”

        也对啊!

        华笙那时候性子冷清,对谁说话都不会超过三个字,能用“嗯”来代替就绝不张嘴。

        没过多久,曾焰辞职了,现在算算时间,应该就是已经认祖归宗,成了从小从国外长大的裴时焰。

        。。。。。。

        裴时年的宅子着火了,火势蔓延惊动了裴老夫人。

        她亲自带人过来顺便接走了昏迷的华笙。

        私人医生看过后,报告裴老夫人,华笙发烧了,已经用过针剂。

        看着躺在床上的华笙,裴老夫人皱眉,“她怎么会来我们裴家?”

        “大概是思念年少爷,故地重游。”旁边侍候裴老夫人起居的丁香开口:“年少爷种的花被焰少爷一把火烧光了,这对华笙小姐来说简直是杀人诛心。老夫人,您也该管一管。”

        华笙听到有人说话,警惕的睁开了双眼。

        丁香说:“醒了,她醒了老夫人。”

        裴老夫人拄着拐杖来到床头,花白的头发,慈眉善目的一张脸映入华笙的瞳孔。

        她撑着手臂从床上坐起来,叫了一声奶奶让裴老夫人破防了,抱住她,一老一少哭了起来。

        “可怜的孩子,如果小年还在,你们的孩子也该上小学了。”

        两人抱头痛哭,哭够了,裴老夫人又关切的问了华笙的近况,住在哪里,有没有工作之类的。

        裴老夫人语重心长,“我知道,你父亲用心良苦,舍不得你去参与商场上的尔虞我诈。可是,你还年轻,天天糊纸人怎么嫁得出去?”

        华笙垂眸,淡然又哀伤的语气,“时年哥哥走了,我又能嫁给谁?我给他烧了那么多纸人,他大概是不寂寞了,所以一次都不来梦里看我。”

        看她痴情的样子,裴老夫人动容。

        “好好养病。以后奶奶照顾你啊!留下来也陪我这个老婆子多说说话。你父亲还有小年在天上看到你不再外面一个人孤苦伶仃也就放心了。时焰那个不孝孙要是敢在我眼皮子底下欺负你,看我不打断他的腿。”

        华笙的猫瞳亮了一下,找许深对付裴时焰还是差点意思,裴老夫人是个不错的靠山,老太太不喜欢裴时焰的母亲,恨屋及乌。

        裴时年是裴老夫人养大的,早逝后,对华笙一定会爱屋及乌。

        第二天,华笙教裴老夫人使用智能手机的时候,丁香过来耳语了什么。

        裴老夫人边摘老花镜边问:“许深?他是上次跟时焰打架的那个小明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