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开局小欢喜:拼搏百天我要上北大在线阅读 - 第三十九章 不顺

第三十九章 不顺

        乔英子到陆百家呆了一天,除了她教的实质性内容,陆百最大的收获是乔英子教学的形式所带来的启示。

        基础知识可以比拟乐高各异的拼块,而乔英子专题样的教学形式,则像是拼块间的组装方式。

        陆百握笔伏案,仔细看乔英子最后举出那一道题目。

        x的定义域属r,f(x)=f(-x),f(x)=f(2-x),当x在[0,1]时,f(x)=x^3,又函数g(x)=|xcos(πx)|,问函数h(x)=g(x)-f(x)在[-1/2,3/2]的零点个数。

        乔英子的解法简洁而清晰,甚至有些赏心悦目。

        先分类讨论,因为f(x)=f(2-x),而x属于[1,2]时,(2-x)属于[0,1],所以推出f(x)=f(2-x)=(2-x)^3。

        然后,讨论g(x),熟知三角函数的性质,有x属于[0,1/2]时,g(x)=xcos(πx),当x属于[1/2,3/2]时,g(x)=-xcos(πx)。

        考虑f(x),g(x)均是偶函数,做出二者的图像。

        然后可见6个交点。

        得解。

        这里混合奇偶函数三角函数周期性数形结合等等等等,乔英子淋漓尽致展示了她对知识得心应手的应用。

        陆百反复揣摩,沉思之后,在乔英子笔迹的空白处写下两行式子。

        法2:f(x)=f(-x),所以偶函数,所以f(x)=f(2-x)=f(x-2),所以周期为2的周期函数。

        且f(0)=f(1)=0。而g(x)=|xcos(πx)|,且g(0)=g(1/2)=g(-1/2)=g(3/2)=0......

        陆百眼睛明亮,对于知识与解题有了崭新一层的认知。

        基础与技巧,仿佛内功与招式,两者相互依存,就像内功借招式的形式表现出来,高考出题人就是通过解题技巧的使用来考验学生对基础内容的灵活掌握。

        “所以我做的没错,先把知识一气背熟,未来再去掌握它们的使用技巧吧!”

        ......

        高三生的日子一天天过去。

        昨天似乎与今天没有区别,明天也未必与今天有什么不同。

        做不完的习题,没有尽头的考试。

        虽然也不知道老师们为什么每节课都能讲满四十分钟,但他们日日强调的时间紧迫在日日重复下,学生们感到的却是一种麻木。

        但乔英子觉得生活越来越的舒适,在老妈那里,她依然是乖孩子,每天早晨告别老妈之后,便偷到小区里老爹的据点,玩了一个多少小时的乐高才去上学,同时她也掌握到了陆百的弱点,即使他像孙悟空一个筋斗十万八千里,她一记学习之道打出,便乖乖在她的手掌下聆听微言精义。

        陆百随着学习进度的不断推进,他既感到时间急迫,又感到一种节奏暴动不受控制的前兆。

        所有问题的原因其实集中在一处——内容太多而效率太低。

        他固然是用最有效的方法去学习,但自身大脑的硬件水平却很勉强。

        尤其随着内容铺开。

        具体的讲,数学上他推过集合、函数,学到平面向量的定比分点公式。

        物理上,他学到了圆周运动的离心运动。

        化学上、生物上......

        同时,每日记忆大量单词与汉字语音。

        繁杂的学习内容冲击着他的大脑,产生了知识点间的衍射混杂,造成了知识点的不清晰与似是而非。

        比如多个化学方程式之间的系数与条件张冠李戴。

        下午五点,陆百在天台剧烈喘息,高强度的波比跳让他心率飚到一百九,他能听到自己急促的心跳声,泵出的血液顺血管高速射向全身,但仍像哮喘病人一样感到氧气不足,陆百头脑一阵阵发晕,仿佛下一刻就要猝死。

        在这里猝死,恐怕要第二天才能被人发现吧?

        陆百心想。

        然而这种濒死的感觉,却让他感到一种放松,只有这时,学习所带来疲惫无力压力才会全被掩盖了。

        做完伸展运动后,他扶着楼梯缓缓下楼,去吃晚饭。

        现在,他晚饭的价位回归正常了,20r一顿,他不能挥霍了,留下钱,等到他学过第一阶段深根固本之后,便找最优秀的老师进阶教学。

        “呦?平民食品了?”陈峰说道。

        陈峰也是基础班,京城土著,皮肤黑,瘦小短头发,说话总要扯着嗓门压过别人,所以他的声音粗粝难听,属于班里最闹腾的几个同学,对老师也不甚尊重,方一凡也玩闹,却和他玩不到一块去,方一凡曾说过,他不喜欢陈峰,陈峰的玩笑总带着一股让人不舒服的阴暗在里面。

        陆百自然更不会和他打交道。

        但陈峰却没有自觉。

        陆百晚饭只点外卖,均是丰盛美味,目测没有二百下不来。

        但吃了一个周,却突然降格成二三十元的寻常饭菜了。

        陈峰这就很舒服了。

        他又连续观察陆百两个周的晚饭,确实稳定到二十元了。

        阴暗的揣测生根发芽。

        “怎么不吃你金来顺的大餐了?”陈峰嘿嘿笑。

        陆百瞥了他一眼,从他的笑容里瞧出点什么东西,不说话,继续吃饭。

        陈峰见不搭理他,转身走了,自言自语道“都是普通人你装什么比啊。”

        季杨杨看不过眼,皱眉,厌恶的说道:“陈峰你别没事找事!”

        “得,季公子发话了,你是真公子,听您的。”

        陈峰的话里带着阴阳怪气。

        季杨杨能受这气?

        陆百拉了季杨杨一下:“行了,吃完了把垃圾倒了吧。”

        两人出去倒垃圾。

        他们是前后桌,一来二去免不了打交道。

        陆百在林磊儿的事里给他解了围,并且为人稳重,说话令人信服,所以季杨杨也就把陆百当朋友看了。

        季杨杨说道:“咱班里真是汇集了春风中学的妖魔鬼怪。”

        陆百说道:“期中考试之后去平行班。”

        “能行吗?”季杨杨问。

        “我肯定行。”

        “那我也行。”

        沉默片刻,陆百说道:“你要是不说话,他下一句,我的拳头就上去了。”

        “就跟林靖那会似的?”季杨杨说道。

        陆百说道:“不,我会真揍他。”

        陆百这些天本就学的痛苦难受,闷着一股火,陈峰如果再挑衅,他真得会发泄出来。

        “而且,林靖那人挺憨的,罪不至此。”

        “是挺憨,那天就是他说的。”

        陆百知道,季杨杨说的是法拉利那天,揭季杨杨爸爸的身份。

        他说道:“所以说他憨,那是我问的。”

        “什么?!”季杨杨瞪大了眼睛。

        “真相大白了!”林靖跳出来控诉道:“你利用完我还要侮辱我?”

        他也出来倒垃圾,跟在陆百身后幻想各种偷袭他的方法,却听到陆百他们的谈话。

        陆百摊手,跟季杨杨说道:“你不觉得你那会挺欠揍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