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筑造我为王在线阅读 - 028 捞人

028 捞人

        “校警,他们都是同学,一个班的,就是开玩笑闹一下,不用回校警室吧?”张守中笑着走上去。

        队长瞄了张守中一眼,摇摇头说:“事闹大了,这事我也做不了主,到时看学校怎么处理吧。”

        打斗这么大声,整栋楼都惊动,很多人在楼下看着热闹呢,再说还有学生流血了,这件事肯定捂不住,出了事自己也负不起责任,要按规章制度办事。

        “就是,把他送去派出所”一旁的吴铭出声:“看看,我的脸都让打肿了,还有我的衣服,范思哲知道吗,这件衣服就要五千多,看你怎么赔。”

        “走,全部带回校警室。”队长当机立断地说。

        现在人越聚越多,学生打架可不是什么好事,现在是开学第一天,说不定有什么领导来巡示,让他们看到就不好了。

        二名校警带四人一出宿舍门,胡明宇就焦急地说:“狼哥怎么这样冲动,这下好了,一个处分估计跑不了,弄不好开学第一天就被开除,别说竞选什么干部,能不能读下去都是问题。”

        刚才张润远他们说郝峰先动手,郝峰并没有否认,不管怎么原因,先动手打人都是不对,现在新生开学,要是让学校抓住当成违反校规的典型,那就太冤了。

        洪少辉一脸焦急地说:“狼哥就这点不好,性子太直,以他的性格,别说开除,就是记过也不知会干出什么傻事。”

        说到这里,洪少辉看着张守中:“老八,你主意最多,现在怎么办?”

        “是啊,帮帮狼哥,开学第一天就背处分,太惨了。”胡明宇也开口。

        张守中想了想,很快就有了主意:“二舅,蛇哥,你们分头稳住我们班的人,让他们口风紧一些,不要把这事宣扬出去,把它闹大了,到时谁都不好收场。”

        “没问题,你呢?”洪少辉反问道。

        张守中一边往外跑,一边说:“我去捞人啊。”

        一路往饭堂的方向急跑,当看到手舞足蹈给庄家韵说笑话的黄文才时,内心这才稍稍放松一点点。

        只是放松一点点,黄文才说过有事找他,他在鹏城大学混得还不错,人面挺广,这件事找他帮忙,看看能不能大事化小,小事化无。

        “黄哥,你在这里太好了,快,帮个忙。”张守中一边说,一边拉着黄有才往前走。

        “别啊”黄文才有些郁闷地说:“兄弟,哥们刚刚有点眉目,你黄哥这堆二十一年的干柴好不容易有点火星,还没着你就要一泡尿灭了,于心何忍啊。”

        刚才顾着给武术社招新,也没空跟庄家韵套近乎,好不容易等路过的人少了,这才找到一点机会,好不容易关系拉近了一点,张守中就跑过来拉着往外走,黄文才心里那是一百个不乐意。

        “张守中,怎么啦?”庄家韵看到张守中一脸着急的样子,忍不住问道。

        刚才好还好好的,怎么一会儿的功夫就急成这样。

        张守中把刚才的事简单说了一下,然后一脸焦急地说:“黄哥,你人面广,看看这件事能不能斡旋,开学第一天就记过,也太冤了。”

        “冤就别打啊,打架还让校警队的人当场抓了,有点麻烦”黄文才皱着眉头说:“要是学生会风纪队的人,还好说好,一句话就行。”

        “黄哥,想想办法,这事可大可小,弄不好还要开除,我舍友下半辈子的前途靠你了。”张守中有些焦急地说。

        有点麻烦,并不是没有办法,张守中哪能没听出话里的意思。

        “黄部长,要是能帮,就帮一下吧,开学第一天就记过,太惨了。”庄家韵也忍不住开口。

        有点犹豫的黄文才听了庄家韵的话,马上就作了决定:“幸好现在是午饭休息时间,估计学校的领导不在,只要校警队的人没捅上去,事情就有转机,这样吧,我去校警室找人说说情,看能不能大事化小、小事化无,实在不行也拖一下,不要第一时间报上去,你回去先弄清楚到底怎么一回事,到时我们就在校警室前面的花坛见。”

        “好”

        二人商议定,张守中连忙回宿舍打听到底发生什么事。

        回到宿舍,只见洪少辉正在修椅子,胡明宇在拖地,连被子都收起叠好,要不是那张椅子还没修好,没人想到十五分钟前这里打过一架。

        “把这里整理好,到时就人来看,也看不出什么。”洪少辉主动解释。

        刚才宿舍太乱了,地上还有血迹,要是老师或学校领导来看现场,肯定加深对他们打架的印象,清理一下,淡化打架的激烈程度,也算是破坏现场。

        “二舅,还是你想得周到,对了,跟那些围观的人说了吧?”

        洪少辉点点头说:“说了,这一层大多是我们本班的人,他们不会乱说的,剩下那三个宿舍也拜托了,放心,都办好了,不是说捞人的吗,狼哥呢?”

        “托人去说情了,也不知行不行,到底发生什么事,怎么动手的,打听清楚了吗?”

        要想解决这件事,先要了解原因,要不然二眼一抹黑,想帮也没法帮。

        胡明宇有些头痛地说:“弄清楚了,就是一个嘴贱,一个手痒,唉。”

        不等张守中催促,胡明宇就把打听到的事一五一十说了,张过中听后也是一脸无奈。

        也不知吴铭抽哪条根,从饭堂回来,自己宿舍还没进就直接到301,开口就说想吃薯片,大咧咧说郝峰举行大食会没几个人参加,肯定剩下很多,开口就要跟郝峰买,郝峰心情正差,听到这话,就说吴铭是故意恶心自己、嘲笑自己,当场就说不卖,拿去喂狗也不做吴铭的生意,吴铭一听就气了,话也变得尖酸刻薄,郝峰就是一个急脾气,忍不住就揍了吴铭一拳,陈飞云和张润远看到吴铭被揍,马上过来帮忙,于是四个人就扭打成一团。

        什么跟什么啊,这点事还能打到头破血流?

        真是人才。

        郝峰可以啊,以一敌三,那个队都长都说什么三英战吕布,好像还没吃亏。

        “八哥,现在怎么办?狼哥不会被记过吧?”洪少辉有些担心地问。

        四个人认识的时间很短,只有一天多一点,不过彼此谈得来,成了知心好友,很担心郝峰出事。

        “找了一个学生会的人去说情,也不知能不能捞得出来,不说了,我还得跟他汇合,商量怎么捞狼哥。”

        “我也去。”

        “人多有事也好商量,带上我一个”洪少辉和胡明宇闻言也急匆匆跟着张守中往楼下走。

        三人边走边问路,很快来到校警室前的花坛,当三人到达花坛时,黄文才正好从校警室里出来。

        “怎么样,打听清楚了没有?”黄文才也顾不得客套,一见面就问情况。

        这件事庄家韵也开了口,怎么也得表现一下,要不然自己跟她说过人面有多广的话也就成了空话。

        张守中不敢怠慢,连忙把知道的说了一遍,说完后马上问道:“黄哥,你看这事有回旋的余地吗?”

        “幸好,同学之间的嬉闹,也不算什么大事”黄文才松了一口气,左右看了一下,压低声音说:“校警队也不想多事,不过事情发生了,还有那么多人看着,不做点事也不行,那个楞头青运气还不错,现在是午休时间,这点小事也不用急着上报,下午领导上班前,要是两人达成和解,辅导员来签个字就能放人,嗯,就当嬉闹处理。”

        真不愧是学生的人,说话就是有水平,斗殴经过他嘴就成了嬉闹,要知“打”和“嬉”的性质差远了。

        张守中皱着眉头说:“还要惊动辅导员?和解了,就不能握个手言和,各自散去吗?”

        辅导员是朱莹,不好对付,是一个很有控制欲的人,事情闹到她哪里,以她的性格,肯定不会给郝峰好脸色,特别是她刚在班会上强调过纪律?,郝峰转头就犯了,这不是打她的脸吗?

        再说郝峰一直想竞选班干部,出了这事,差不多就毁了他的“仕途”。

        冲动就是魔鬼。

        “肯定不行,这件事那么多人看到,事后有人追究的话,校警队的人交不了差,放心,辅导员也不愿多事,捅上去对她没一点好处。”

        顿了一下,黄文才好像想起什么,有些同情地说:“对了,你们辅导员是灭绝师太,让你舍友自求多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