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筑造我为王在线阅读 - 006 张家老宅(求收藏)

006 张家老宅(求收藏)

        太开放了吧,张守中现在连女生的小手还没拖过,人家都换了二十七任男朋友?,还想找第二十八任。

        张守中连忙摇头兼摆手:“免了,高攀不起,高攀不起。”

        在华夏年轻人眼中,一个男生亲了女生,男生的魅力有加成;反过来,一个女生亲了男生,女生的吸引力会下降,还第二十八任男朋友呢,第二任还要犹豫呢,惹不起,咱还躲不起吗。

        看到张守中的反应,顾羽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一脸淡然地说:“我们太年轻了,现在说这些还早,不管怎样,凭着老一代的交情,我们还是朋友。”

        “对了,我还有一点不明白,你还没说为什么能猜出我给自己打多少分?这也是微动作猜出来的?”张守中有些不死心地问道。

        本以为自己勉强算个聪明人,没想到在别人面前成了渣渣,还是被人扒光了碾压一般,心里满是不甘,隐隐还有些愤怒。

        顾羽无视张守中不满的目光,悠然自得地说:“微动作心理学不仅仅是动作,观察一个人喜爱的颜色、衣服、友邻关系等,也能分析他的行为习惯和思维习惯,你说话时动作多,这是个性开朗的表现,房间挂的衣服以黑白纯色为主,间中也有几件鲜亮、花纹多的衣服,说明你有闷骚的潜质,良好友邻关系说明做事有可能逾矩但不会过分,这类人在微动作心理学可归纳为c型行为人,变量大约在百分之十到百分之十五最显著,你说八十分时,语气和动作暴露数字有上浮水分,变量取中大约十分,当我说70分时注意到你瞳孔猛然收缩,说明这个数值离你心中想的那个数字非常接近,最后我补充正负值不会超过3,听起来有些玄,你把它想像在天桥给人算封的那种神算子就行,他们有几分真本事不好说,但在察颜观色绝对是大师级,明白了吧。”

        “呼”张守中长长呼了一口气,什么也没说,对顾羽伸出大拇指。

        这妖孽,是天才中的天才,难怪能考上耶鲁。

        “等一下,刚才你说测谎仪也没法做到百分之一百准确,还有百分之二的误差,为什么我不能出现在这百分之二的误差中,比如说有的人左右心房的位置跟普通人不一样,说不定我的左右脑也有差异呢?”张守中还有些不服地反驳。

        顾羽还是很从容,解释时甚至脸色都没有改,轻描淡写地说:“大脑是人最重要的器官之一,人所有的行动都受大脑支配,要想看你的大脑是否跟别人有差异,只要观察你的说话、走路还有行为习惯就能判断,像你使用工具是左手还是右手、走路习惯那边先抬脚等都可以分析,坦白来说,一个人在我前面出现十分钟就能得出一个基本的判断,从我们见面到现在,相处了一小时三分十六秒,你说呢?”

        张守中一下子无言了。

        二人沉默了小会,还是顾羽先开口,让郑鹏带她去看张家老宅,毕竟她爷爷准备小住一段时间。

        无关乎爱好和享受,对顾老爷子来说,那是对老战友的一个约定,即使老战友不在了,这个约定并没随着时间消逝而消失,作为孙女,顾羽对老宅子很上心,眼看开学在即,也不想浪费时间。

        “你们的行李呢?要不要添置些日用品?”走到半路,张守中忍不住问道。

        登门的爷孙二人,顾爷爷两手就一拐杖,顾羽一个小包包外加用袋子装的三份见面礼,都没看到行李,刚才也不好开口问。

        “放在乐城的宾馆,一个电话就有人送来,不用担心。”顾羽不在意地说。

        “哦”

        不知为什么,论起年龄,眼前这个比自己还要小六个月的顾羽,好像有着超乎年龄的成熟与自信,考上耶鲁、会那么多东西,智商没问题,三份见面礼不仅合心意,还相当名贵,加上衣着打扮,想必手里也不差钱,算了,人家肯定考虑周到,再说还有老爸老妈在,就不用自己费这个心。

        蓄德堂就像月湾村的一条中轴线,左边清一色是村民祖上传下来的老宅,右边则是新起的小洋房,原因是建国后又经历多次运动和劫难,曾经声名在外的月湾村沦为平凡,那些气派的老宅大都年久修、破败,于是有村民想推倒翻新,可政府不让,说这些古建筑有研究价值,后来经过协商,在村东头平了一块集体用地,每户分一块起新房子,于是形成新旧两个住宅区。

        走到老宅区,顾羽的兴致明显高了很多,一会看看夯土筑成的墙,一会又看用蚝壳砌的房子,没一会又从随身小包拿出一个小巧的相机对着那些雕花刻画的门窗拍个不停,兴致来了,还跟住在老宅里的老人家谈话聊天,不知是她情商高还是擅长微动作心理学,跟哪个都谈得来,还谈得挺欢。

        月湾村的年轻人喜欢住新宅,老人却喜欢住老宅,现在老宅区还住着不少不愿搬迁的老人。

        “这不是小中吗,又来看你家的老宅了?咦,这女娃子好标致呀,是你女朋友吗?”经过一处老宅时,一位发须俱白的老人家坐在门口,一边织鱼网一边问。

        “二叔公好,她叫顾羽,是我爷爷战友的孙女,不是女朋友,带她来看看。”张守中看到是二叔公张庆旺,连忙恭恭敬敬地应道。

        前面对顾羽还有点想法,觉得她是一朵来自国外的玫瑰,现在发现,这朵国外玫瑰不仅有刺,刺上还有剧毒,没跑算是好的了。

        顾羽大大方方地说:“老伯伯好,我叫顾羽,是张守中的朋友。”

        张庆旺看看张守中,又看看顾羽,笑呵呵地说:“好,好。”

        “什么时候去大学?”

        “后天吧。”

        张庆旺点点头说:“不错,放在以前也算是中举了,老汉早就说过,你身上有文运,是块读书的料。”

        张守中谦虚了一句,看看张庆旺住的蚝屋,忍不住问道:“二叔公,你家不是盖了小洋楼吗,怎么不住小洋楼,还在哪这里呢?”

        蚝屋不是放生蚝的屋子,而是用硕大海蚝壳建成的屋子,分为内外二层,用红泥把蚝壳一个个垒起来,看起来怪怪的,要是晚上看,还有一点点惊悚的感觉,月湾村有富有也贫,当年有钱人住的是青砖加瓦的大屋,穷人因地制宜,用蚝壳起房子,现在整个月湾村剩下完整的蚝屋也就三间,二叔公住的这间是最大、最完整的。

        “不住,不自在”张庆旺摆摆手说:“还是这老宅子好,冬暧夏凉,住着舒服,小中啊,上了大学,得好好念书,我们月湾村就看你们这些年轻人了。”

        “一定用心学习”

        “去吧,不用陪我这个老家伙聊了,给你爷爷上柱香,你爷爷啊,可是咱月湾村了不得的一个大人物。”

        张守中应了一句,跟二叔公告辞后,这才继续向前走。

        月湾村的人家都建了新房子,年轻的高高兴兴搬入了宽敞明亮的新居,也有几个像二叔公这样的老人喜欢住在老宅子里,用他们的话来说龙床不如狗窝,怎么也是老宅子住得舒适。

        张家老宅就和二叔公的蚝屋相隔三十多米,远远看到那扇门漆斑驳、有些破落的木门,张守中听老爸说过,是整块的梨木打造,别看这门经历了一百多年的风雨,表面看起来破败,价值可不菲,刨去表面那一层,马上光鲜起来,跟现在开门就进屋不同,老宅还有大约一尺高的门槛,进门需要抬脚迈进去。

        在古代这是身份的身征,越有身份地位,门槛就越高。

        梨木大门和槛比较特别外,最显眼的是挂在门边一块红色的铁牌,上面写着“光荣户”,这是爷爷张卫国的荣誉。

        在老宅门口感怀了一会,张守中拿出钥匙打开门,走进曾生活了十多年的家。

        老宅是经典的江南中式砖木建筑,从大门进去先是看到一堵有些败落的影壁,穿过屏门就到了前院,前院有三间倒座房,从前院进去就是垂花门,进了垂花门算是进了内院,可以看到东厢房、西厢房、正房、耳房、后院、后罩房等,在古代绝对是富贵人家的配置,可惜事过境迁,曾经的辉煌已经烟没于历史的长河中。

        因为年久失修、在某个特殊时期被多次征用、破坏、抢掠,看似是大宅,其实就剩一个空架子,里面值钱的东西都没了,就是门口那两扇梨木大门也是当年爷爷立了军功晋升团长时,上面领导上门慰问时看到用竹子编成的门,实在看不过眼,指示下面的人找回来,现在的老宅就像一个年迈的老人,处处透着一股垂暮的气息。

        “这宅子不错啊,虽说看起来有些破旧,但架子还在,看得出当年无论是选料还是设计花了不少心思,难得,难得。”顾羽蹲下身,轻抚着地上的鹅卵石小径说。

        普通人看老宅,看房子的漆有没有掉,宅中的花草有没有绿,窗台、桌椅干不干净,屋顶有没有漏水等等,而顾羽更重视细节,看看主墙有没有开裂、权撑的柱子有没有虫蛀、宅子的结构有没有受损等等,当她看到这座老宅子安全没有问题,结构没有破损,设计也很合理,当场就表示赞许。

        别的不说,看看地上那条鹅卵石小径就知道了,看起来杂乱无章,实则乱中有序,看起来赏心阅目,最重要的是,每一颗鹅卵石都经过精心挑选,历经这么多年,那些鹅卵石都镶得紧紧的,用手抠都抠不动,这就是细节之处见用心。

        张家这个老宅子看起来有些破旧,但是稍稍收拾一下,住人没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