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娇略在线阅读 - 第15章

第15章

        晏清动作一顿,蹙眉冲患者说声少陪,撒开腿朝后院跑。

        这一天,到底还是来了么?

        “师傅!”

        晏清一阵风似的刮进卧房,跪在床前就去抓师傅的手腕把脉。

        昏睡多日的妙通眼神恢复往常的明亮,怜惜地看着病榻前强忍悲伤的得意弟子。

        “丫头,师傅要走了,这三年,辛苦你了。”

        晏清咬牙摇头,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不肯叫它掉下来。

        妙通清癯的脸上露出抹微笑,叫她握着手,抬眼去看另个徒弟:

        “明心,以后白云庵就交给你了,勤做功课,不要总是偷懒。”

        明心小尼姑哭唧唧答应:

        “师父放心,明心记得。”

        妙通安慰地笑笑,被晏清握着的手指轻轻回握她一下,指甲泛着不正常的青紫。

        “丫头,你虽喊我为师,我却将你当亲闺女养。你虽性子稳妥,遇事有主见,但到底还只是个孩子。”

        “我去之后,你就去京城寻你师伯去吧。你只当你师伯如我一般,万事皆可依靠于她,不要太过倔强冷清。你与我佛缘浅,终归还是要落脚于红尘俗世中去。”

        “孩子,记着你当初跟我说的话,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灵台一点慧根未泯,可保你不堕魔障,康泰一生。”

        晏清喉头发哽,拼尽全力挤出个“是”,便感觉手里一沉,师傅枯瘦干瘪的手腕耷拉下去。

        “师父,呜呜,师姐,师父没了,师父没了。”

        明心抹着眼泪呜呜地哭,全然没了白云庵少庵主的气势。

        晏清合起眼,眼里泪水滑落,视线重新变得清晰。

        她肃穆地将师傅手腕送回榻上,又亲手为师傅整理下遗容,默默诵起往生经。

        办完师傅的后事,转眼已是深秋。

        草木凋敝,北雁南迁,天高云淡,水枯山瘦,适合出行。

        “明日便可到京郊码头了,这一路上晃得我,腿都不像是自己个儿的了。”

        萧融估摸着晏清诵完了今日的经书,溜溜达达过来串门,舱门大敞着,倒也不怕人说闲话。

        晏清将师父留下的一卷心经仔细收到盒子里,这才扭头朝他淡淡笑了笑,起身净手泡茶待客。

        萧融大喇喇坐在太师椅上,习惯性去摸肚子,手下却空了不少,衣裳都有些松垮了,不由得愁苦了眉眼叹气道:

        “坐船真折磨人,我都瘦了。”

        晏清每日听他念叨一回,早已能面不改色当耳旁风过,甚至连他下句话说什么都背得出来。

        果然,萧融接着说道:

        “我娘见了我该得多心疼。不过这回她可说不着我,她晕马车我晕船,我这都随的她的根子,可见我这个儿子才是最孝顺她的,连这些小毛病都学她。”

        萧融说顺了嘴,接着又道:

        “说来也是咱们的缘分,我娘晕马车还有我晕船的毛病,还都靠你给调理着,有缘!”

        晏清泡了杯山楂果茶递给他,见他抱着杯子喝得香甜,不由得莞尔,在另张椅子坐下。

        “是有缘分,不然我也搭不上您的顺风船进京不是?”

        萧融喝了果茶,就跟吃了仙丹似的,肉眼可见地精神了些,红光面满地道:

        “这是真的巧!你这盘算着要进京呢,我这就有船了。搁三个月前你师傅活菩萨圆寂那会儿,我还正看着家里的庄户秋收,哪能知道我侄子出息,马上就要给我添个小孙孙呢。”

        “这不,等你替师傅守完孝,我侄子的信也到了,就像是老天爷特意派我来送你这趟似的。一定是活菩萨在天上保佑你呢,阿弥陀佛。”

        晏清听他提起师傅,面上笑意未散,真挚附和一句:

        “师傅向来对我极好的。”

        萧融也夸了几句,说到正题:

        “你到了京城,真要投奔你师伯去啊?庵里头清苦,你师伯又不是主持,怕照应不好你,不如跟我去住?”

        “长公主府老大了,院子多园子大,多住你一个不算啥。顺便你也帮我媳妇看着这一胎,多少年不开张了突然有了买卖,别说她心里头发慌,我也怵得紧。”

        “我估摸着这孩子跟你也有缘分。她也不是头一回当娘的人,偏偏这回没往这上头想,收拾行李安顿家里这通忙活,要不是你瞧出不对,我还当她跟我一样晕船呕吐呢。”

        “这孩子的命就是你救下的,你可不能半道撒手不管。我们夫妻两口这些年只得了个闺女,孤孤单单的以后没个帮扶的。”

        “我媳妇肚子里这个不管是儿子还是闺女,那都来得太好了,我们全家都盼着他好好的,你得帮帮忙啊!等孩子生下来,我叫他认你当干妈!”

        萧融这话也不是头回说了,晏清含笑听着,没答应也不拒绝。

        “箫叔,我这点微末本事,还没学到我师傅三成,您过奖了。长公主府里备着有太医,医术放在全大炎都是顶尖的,您跟婶子尽管放心住,把心搁肚子里。”

        “要说这孩子沾了谁的福气,我看得认郡主肚子里的小宝贝,肯定是他带了娃娃来,要旺你们萧家呢,我可不敢居功。”

        “不过我肯定要常去看叔叔婶子的,还有老安人。亲不亲故乡人,我在京城可没几个认识的人,到时候您别嫌我烦就好。”

        萧融猛地一拨楞脑袋,脸颊剩不多点的肥肉小幅度颤了颤,瘦下来更显得浓眉大眼的五官平添了两分憨厚可亲。

        萧家人的好相貌可见一斑,难怪萧湛能夺得探花郎之名,还入了长公主的眼。

        “那不能够!我巴不得你在家常住呢!你这一手医术可是了不得,